首頁 | 企業資訊 | 聚焦百姓 | 人物特寫 | 曝光臺 | 保險股 | 保險理財 | 行業資訊 | 海外動態 | 中介園地 | 保險數據 | 保險案例 | 車險資訊 | 社保資訊 |
        返回中國保險網首頁
            您所在的位置: 主頁 > 曝光臺 > > 正文

        驚爆:河南周口“專案組”處置的8.1億元去哪里了?

        [ 2021-11-10 15:26 ]   來源:[ 新華焦點網 ]    雙擊自動滾頻 
        [字體: ]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金碧新城房源銷售1.1億,張慧峰涉嫌非法集資近3億元,剩余房源近10萬平方米,均價4000元/平方米。價值4億。以上合計8.1億元。這錢去哪里了?為什么不給我的工程款?為什么將我的工程款也列入非法集資的項目里?......”張紹慶憤怒得雙手一直在發抖!

          是什么讓張紹慶如此怒不可遏?又是什么原因讓他卷入一場持續8年的紛爭?他為什么要舉報河南省周口市“正信公司專案組”的徐慶新主任,崔玉紅隊長和民警張子彪?他所說的8.1億的巨額“資產之謎”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帶著一連串疑問,記者近日走訪了這位年屆六旬被逼絕望的“企業主”張紹慶。

          非法拖欠的“血汗錢、保命錢”8年未還

          張紹慶,1962年出生于河南省淮陽縣朱集鄉李營村。作為共產黨員的他從部隊退伍后,滿懷希望和理想地來到河南省廣廈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廈公司)工作。后因企業重組,2017年,該公司變更為沈丘華一建設工程有限公司。

          但是,事情起源于2011年廣廈公司承建的周口市正信基礎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正信公司)開發的周口市“金碧新城”二期工程7#樓、22#樓的項目。

          2011年11月11日,正信公司和廣廈公司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河南廣廈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承建被告開發的金碧新城7#、22#樓,建筑面積26110多平方米,建筑金額3200萬元。

        \

        金碧新城的入口處

          2012年5月,7號樓建設完工,并交付使用。正信公司先后支付了1900余萬,經過核算,7號樓的工程款支付完畢。剩余的1300萬是22號樓的全部款項,“也就是說,22號樓的工程款基本沒有支付。當然,22號樓也沒有交付給正信公司!”張紹慶說。

          據介紹,當時,正信公司是有錢的。因為正信公司法人張慧峰以項目為資產進行了大規模的非法集資,根據合同要求和開發商口頭約定,張紹慶為工程施工所借貸墊付資金的本息全部由開發商自愿償還。如果正信公司不能如期償還工程款,從結算完畢那天起,可以轉化借款和3‰/天貼息處理。并承諾如果本息歸還不了,愿以該房銷售價的最低價格作抵付工程款及貼息。

          截止2013年5月21日,張慧峰非法拖欠張紹慶綜合工程款752萬元。“這也是我們全家和幾十個農民工家庭的血汗錢、保命錢啊!” 張紹慶氣得瑟瑟發抖。

          2014年底,因為非法集資罪,張慧峰被周口市經偵隊管制。至此,“金碧新城”事項被周口市政府打擊非法集資辦公室(以下簡稱打非辦)接管處理,并專門成立周口正信公司專案處置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專案組)。當時,許慶新任非法辦主任,周口市公安局經偵隊隊長崔玉紅副主任,經偵隊張子彪協助崔玉紅辦理案件。“根據接項目接債務”的原則,專案組自然成為支付項目工程款的唯一機構。

        \

        周口正信公司專案組辦公室就設在小區門口處

          被逼無奈的“老黨員、老軍人”愁淚漣漣

          張紹慶多次找專案組反映關于工程款結算問題,并且得知已經被羈押的正信公司法人張慧峰并未實際執行,而是可以自由活動。“老張,項目被接管了,賬目自然也就管不了了,我承諾您拿房子抵工程款也作廢了,咱們還是按照合同執行吧!您盡管向專案組要,我都配合您!”張紹慶字字清晰地向記者講述了張慧峰的“承諾”。

          “張慧峰說的也對,畢竟由專案組接手,他也確實做不了主啊!但是,不對的地方是,他說的配合完全是‘謊言’,不僅沒有配合,反而和專案組一起玩起‘踢皮球’的事情......”張紹慶老淚縱橫地哭訴道。

          “2017年7月8月份,我到周口市信訪局反映此事,回答是:市信訪局處理不了;又到河南省(打擊)非法集資辦公室反映,省主管副省長批示:依法辦事,合情處理,限期半個月,上報處理結果?墒,許慶新主任以不欠多少工程款為理由,隱瞞實事真相,欺騙上級領導。”義憤填膺的張紹慶用手捂著心臟,連忙吃下速效救心丸。

          專案組一拖就是5年!這五年來,張紹慶為了結算工程款,可謂跑斷了腿,磨破了嘴,香煙酒水沒少破費!效果就是“等等,等清算完了少不了你的!”

          2018年5月,在張紹慶的苦苦哀求下,專案組的許主任才同意并介紹河南華穎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按合同約定依法審計,在752萬欠資的基礎上審計法定金額(還款)為4160萬元。

          為什么是審計的基礎是752萬,而不是約定的1300萬?

          “當時,許慶新主任說,‘1300萬的基數太大,審計金額(還款)太高,如果金額太大,更不好結算,就按照慧峰給您的752萬條子結算比較合適’。領導發話了,我也就認了,因為,這是領導讓審計的。我認為他是領導,這樣說可能就是要解決了!”身為“老黨員、老軍人”的張紹慶無奈又無助,極度委屈地說。

          敷衍塞責的“踢皮球、不作為”良心何在?

          “從2013年5月21日,到核算截至2018年5月31日,合計拖欠金額為41420160元,這是合同約定的利息。”

        \

        河南省華會計律師事務所按合同約定依法審計結果

          也正是這個費用,讓工程款的結算出現了問題!——專案組認為太多了!隨即,出現推諉扯皮、敷衍塞責、行政不作為、甚至涉嫌失職瀆職等問題。

          “2018年年底,甲方總工晉建國通知張紹慶領房抵工程款,并告訴張紹慶可領房價格:住房4800元/平方米、門面房8000元/平方米,地下室等在幾個樓號,折抵金額1300萬元(這些房子實際價值不足800萬元)”。張紹慶對此“不公平”處理結果表示不同意,認為他們處理的結果沒有法律依據,對張紹慶的違約金和墊資承建的民間借貸款700多萬元,10年的實際額外直接費用及利息也沒處理。

          之后,張紹慶向經偵隊隊長崔玉紅表達反對意見,“崔玉紅卻直接支持甲方的行為,張紹慶問他們是依據法律哪條規定處理的。他說‘不知道,你去找上面領導問,領導怎么安排我怎么辦!’”張紹慶說。

          張紹慶按照崔玉紅的要求,找到了主管領導許慶新。“許慶新說,‘我已經退休了,這事我不管了’”。張紹慶又與非法辦公室主管領導馮秘書長電話溝通,“他說,‘你反映的情況我已經了解,我已安排崔玉紅按合同依法辦事,合理解決”。無論是省主管領導批示,市政府主管領導對張紹慶所反映的工程實際情況,表示依法辦事,公正處理。對所墊付建設資金已認可。

          領導表態歸表態,下面執行歸執行,上下兩級相互“踢皮球”。眼下,負債累累、極度落魄的張紹慶百思不得其解:法理何在?德善何存?他無奈又無助地哭訴:“‘許慶新主任說:‘審計完了,你把審計結果給崔玉紅,向他要錢就可以了,他是負責人。’,而找到崔玉紅時,崔玉紅又說:‘領導咋安排我咋辦,我作為專案組成員,哪有權利處理這事啊!’當我又找到許慶新主任時,他說:‘我都給你說了,你找崔玉紅就可以了,找我也沒用啊!”,再找崔玉紅,崔玉紅又說:“領導不批我咋辦啊?要是我能決定的,肯定早就給你了!’......”。

          “他們的態度還行,但是,就是沒人辦事,就這樣相互推辭”。

          人傻,是因為信任!這種反反復復的“愚弄百姓”,讓張紹慶徹底絕望,“一次、兩次我看不出來,十次、八次我還看不出來嗎?把希望寄托在他們身上,肯定沒有希望,只能借助法律了!”張紹慶抽泣著說。

          訴諸法律的“尷尬事、失落感”令人心碎

          2019年6月,張紹慶在河南省周口市川匯區人民法院將專案組告上法庭,法院依法立案并進入審判程序。在調解階段,專案組繼續堅持他們的觀點,錢可以給,但是必須按照他們的要求處理。“我能答應嗎?我是有合同約定的。當時墊資1300萬時,房價才1000多元/平方,現在房價4000多了,還按照1300萬給我結算我受的了嗎?當初,我借別人700多萬元是按2分計息,F在我還能歸還700多萬嗎?8年了,都翻幾倍了,給我800萬的房子,我如何還他們的錢啊?!如果按照專案組的標準來執行,我就虧得連褲子都穿不上了!”張紹慶愁淚漣漣地說。

          調解無果,司法程序繼續進行。就在本案即將開庭之時,2020年4月13日,周口正信公司專案處置工作領導小組向川匯區人民法院送達了要求法院將該案移交給處置領導組的函及(2016)1號會議紀要,要求川匯區人民法院不要審理此案,并將案件處理權交回專案組。“這是典型的行政干預司法,嚴重的違法犯罪,就這樣,法院依此函及會議紀要駁回本案起訴”。

          “專案組不僅僅自己不解決,而且阻攔川匯區人民法院解決,也就是將該案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不允許任何人插手!”氣憤至極的張紹慶徹夜難眠、茶飯不思,突發心臟病被送進了急診病房。

        \

        周口“正信專案組”向川匯區人民法院送達的函

          依法行政的“責任心、使命感”尷尬受困

          之后,河南省周口市金融局的介入,更讓張紹慶疑慮重重:難道真的是專案組不允許任何單位和個人接手該案的“合法處理”嗎?

          2020年1月31日,周口市金融工作局成立,專門負責處理非法集資案件,其中,正信公司的非法集資案就是金融局主管的業務之一。

          躺在病床上的張紹慶得知消息后,艱難地拖著病體,讓家人帶著他將金碧新城22#樓的墊資承建得不到處理一事反映到金融局。

          2020年7月,金融局副局長宋小霞多次邀請專案組辦公室主任崔玉紅參加金碧新城22#樓工程款專題聯席會議,崔玉紅以出差為由拒絕參加。最終,在領導的協調下,7月底,崔玉紅才參加了一次專題聯席會。參會人員有金融局宋小霞副局長、黃輝(主辦金碧新城問題樓盤案),原周口市打擊和處置非法集資工作領導小組的張子彪、崔玉紅(二人皆是公安人員),市政府聘請的律師,以及張紹慶方面的張紹慶、張建、馬銀軍。

          這次會議形成如下共識:

          一、2011年11月11日周口正信基礎開發有限公司和河南省廣廈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現改名為沈丘華一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建設施工合同合法有效。

          二、張紹慶所反映的問題完全屬實。

          三、張子彪、崔玉紅盡快將正信公司的資產、負債資料及處理情況等資料盡快移交給金融局接管。

          四、盡快給張紹慶一個公平、公正、合法的處理結果。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直到如今,金融局也沒有給張紹慶一個處理方案。

          對此,宋小霞局長曾向張紹慶解釋說,由于張子彪、崔玉紅至今不移交正信公司的資產負債處置資料,所以金融局沒辦法處理。只好請政法委協調,但協調的時間會很長.......讓心急如焚的張紹慶只能等候”。

          那么,問題又來了。周口市金融局是正處級單位,在行政級別上與周口市公安局平級,并且作為本案的主管單位,居然調不出金碧新城處置的相關資料?到底是金融局級別高,還是專案組的級別高呢?到底是宋曉霞副局長的級別高,還是崔玉紅的級別高?到底誰是領導?“在中國這個行政級別極為清晰的國度里,居然還有敢于藐視行政級別的單位和個人,實在是沒有了黨紀國法意識和操守?!”張紹慶憤懣又困惑至極。

          “我們多次向崔玉紅發函,要求他必須交出金碧新城的資產和處理結果,否則,張紹慶的案子無法解決啊!但是,他就是不交,也不來領取催辦函。我們也不可能給專案組送過去啊!所以郵寄并打電話催辦,F在,他們更有理由了。崔玉紅說,所有的資料都在張子彪那里,而張子彪又被周口市紀檢委立案調查了。目前,(拖欠工程款)進入死局了!”金融局的一位工作人員如是說。

          8.1億巨資的“黑窟窿、大陷阱”亟待揭秘

          “為什么專案組不愿意交出金碧新城的處理結果?”周口市金融局的一位領導笑而不語。張紹慶卻回答:“他們不會交的,因為這里的問題太大了,他們和張慧峰一起瓜分了金碧新城的巨額資產,那些非法集資的資金給客戶只退回40%,余下的60%就不退了。畢竟這是非法集資,并且張慧峰已經被抓了,能給大家退點就不容易了!”

          涉及的資金到底少呢?

          “金碧新城房源銷售1.1億元,張慧峰涉嫌非法集資近3億元,剩余房源近10萬平方,均價4000元/平方,價值4億元。以上合計8.1億元。正信公司金碧新城工程款支出1.8億,集資款3億的實際支付40%即為1.2億,其它費用支付5000萬元,共計支付3.5億元。初算一下,金碧新城整體項目至少4億資產下落不明。如果他們把賬目都交出來,那么這4個億的來龍去脈不就很清楚了?同時,他們手上到底還有多少錢?能不能還我工程款,也就一目了然啊!”張紹慶說

          “4億元,是什么概念?也就是4噸人民幣!這間房子都裝不下啊!”張紹慶比劃著

          如果侵吞和分割張慧峰的金碧新城,難道張慧峰就愿意嗎?

          “不僅愿意,而且還很配合,因為,張慧峰在羈押期間不是在監所執行,而是在賓館居住,可以自由出入。并且,他已經被公安抓回來,項目也被接手。為什么張慧峰從2014年至去年一直在外面逍遙,最近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在有關部門的關注下,才將張子彪關押起來。這在周口已經是公開的秘密!還有,他們還沒有給我工程款,房屋還沒有合法驗收交付,專案組就擅自違法處理我的房子,合適嗎?”張紹慶說。

        \

        沒有合法驗收交付使用的22號樓,已經被“非法”售出并陸續居住

          針對目前的“無言結局”,張紹慶直言:“我的希望就是周口市委書記安偉、政府市長吉建軍兩位領導,百忙之中‘以人民為中心’,‘以法紀為基準’,高度重視,徹查嚴辦,督促崔玉紅及‘幕后人員’將金碧新城的所有資料移交給周口市金融工作局,同時一并移交周口正信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案的所有資料; 將金碧新城的22#樓拍賣、變賣、折抵數優先償還拖欠反映人的工程款1300萬元及違約金,違約金按原依法有效合同約定的日千分之三計算,從2011年11月7日計算至該款付清之日。其他事情以后再說!”

          對此,當地群眾紛紛給予關注:“其實,本案也很簡單。一句話:就是專案組阻礙了張紹慶案件的進展;但是,讓大家更為關注的是4億資金去哪里了?專案組為什么不能提交金碧新城的資金走向?誰是幕后的黑手?8年前的1300萬和現在又有多大的區別?作為一名共產黨員、退伍軍人,張紹慶的依法維權過分嗎?”

          富有正義感的人們,翹首期盼,拭目以待!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相關新聞:
        · 驚爆:河南周口“專案組”處置的8.1億元去哪里了? · 阿那亞舉辦“夏日晴!爱厴I派對 OPPO Reno6系列正式 · 差點沒介紹完!下半年好看的主旋律電影電視劇也太多了 · 限時三分鐘,小編給到你今年暑假大片的全部資料 · 《1921》、《熱帶往事》……暑期電影紅黑榜之小編預測 · 中國人民保險為中國首次火星探測任務提供獨家保險保障 · 電影《變異巨蟒》定檔 優酷5月2日全網獨播 · 靈工保險機制亟待完善,曝珠江人壽保險拒賠工傷理賠金 · 最新爆料:傳聞張大仙5200萬天價簽約虎牙 · 《這就是街舞》再道歉,張頤武:別讓引發爭議的剪輯損
        保險秘書
        最新文章
         聚焦百姓
         人物特寫
         曝光臺
         保險股

        Copyright © 1997-2018 China-Insuranc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凡所涉及保險條款的內容僅供參考,并均以投保當時的保險合同為準。

        企業資訊 | 汽車 | 科技 | 消費 | 教育 | 房產 | 游戲 | 商機 | 保險公司 | 股票 | 聚焦百姓 | 人物特寫 | 曝光臺 | 保險股 | 保險理財 | 行業資訊 | 海外動態 | 中介園地 | 保險數據 | 保險案例 | 車險資訊 | 社保資訊 | 產品速遞 | 財經新聞 | 保險評述 | 基層信息 | 配資 | 商訊 | 證券 | 上市公司 | 股市 | 港股 | 銀行 | 基金 | 理財 | 債券 |
        双腿扒开调教羞辱惩罚视频